【行走郑州 读懂最早中国】“九问溯源 奋楫笃行”第六问 3600年的回响在诉说着什么?
2022-05-20 浏览量:0


编者按

在中华文明的初创时期,没有哪一个地区的文明比郑州更丰富,没有哪一个地区的文明比郑州更系统,没有哪一个地区像郑州一样文明发展从未断线,从氏族时代跨入古国时代、又从古国时代跨进王国时代,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了中华文明的奠基。

读懂最早中国,从郑州开始。

本报特别推出“行走郑州 读懂最早中国”系列报道,让我们一起行走郑州,追溯文明起源,读懂最早中国!


3600年前,商王朝建都郑州。彼时,这里不仅是华夏文明的中心,更创造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

闪耀着青铜器的幽幽光辉,高擎着中华文明的熊熊火炬,胸怀着商都繁华的光荣与梦想,郑州一直与蓬勃激昂的时代同频共振,阔步迈向世界大舞台。

蔚蓝晴空下,那屹立在郑州城区的古城墙,正在默默讲述着什么?3600年的回响又在诉说着什么?初夏时节,记者登上商城遗址古城墙,走进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解码中国早期文明的千年根脉。

1974年,在商城西城墙外约300米的张寨南街杜岭土岗南段距地表约6米深处,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这个青铜器坑,发掘出三件青铜器包括两个大方鼎和一个铜鬲(用技术手段复原的发掘现场)。

恢宏古都揭开神秘面纱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走进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一楼大厅,只见这里矗立着商王成汤的巨型人物雕塑。其背后的整面墙体上,则雕刻着一幅大型青铜浮雕“商颂”,生动讲述着“桑林祈雨”“王亥服牛”等动人的商代历史故事。

约4000年前,商部族首领契因助禹治水有功,被舜封于商地,遂兴起。经过近500年发展,到成汤时,商已经成为以亳为都城的广域王权国家。商王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二个王朝国家,其第一个国都为“亳”。

然而,“亳都”确切的地理方位究竟在哪里?郑州中华之源与嵩山文明研究会副会长阎铁成告诉记者,1950年秋,郑州南学街小学教师韩维周不经意间在郑州二里岗一带发现了一些陶片和磨光石器,经文物部门鉴定是商代遗物。这次发现,使学术界在以后的发掘和研究中,确立了早于殷墟的商代前期文化为二里岗文化。郑州商城遗址的考古发掘,也由此传奇般地拉开序幕。

1955年,著名考古学者安金槐率领考古队在清理商代墓葬时发现,墓葬下面有大规模的夯土,顺着夯土调查,发现是一个合围的方形墙垣,墙垣的南部与郑州明清老城墙重合,北部越过老城北墙还有大面积的遗址,这竟然是一座历史上之前没有记载的商代城池。

后来,人们又在这个城池的内外发现了规模更大的外城以及宫城、青铜器窖藏坑和铸铜、制骨、制陶作坊遗址,发现了数以万计的文物:青铜重器雄浑,金饰宝玉璀璨,青瓷灰陶拙巧,甲骨朱书旷世,兵刃利器精锐,着实令人惊叹。

郑州商城遗址宏大的城市规模和气势,以及内外城池和宫殿区的整体形制奠定了中国城市发展的基础。堪称中国城市鼻祖的郑州商城,每一块瓦砾,每一张陶片,都记载着过往的3600年岁月,向世人讲述着商王朝的辉煌。

1961年,郑州商城遗址被确定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被评选为20世纪中国100项考古大发现之一,2021年被评选为百年考古百大发现之一。

郑州商代遗址出土的陶斝

3600年人脉不断烟火不熄

“这里展示的是郑州商代都城内城南城垣的剖面复原,最中间红褐色的夯土层就是商代城墙,上层夯筑的是战国、唐宋、明清等朝代留下来的修筑痕迹,这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城墙现状,我们能够直观地感受到郑州商城3600年来城址从未转移。”近日,在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展览大厅,郑州博物馆商都遗址分馆主任马玉鹏指着一段利用3D打印高科技技术复原的商代城墙兴奋地说。

经过近70年的考古发掘和科学研究揭示,郑州商城是商汤所建的早商王都——亳,其都城沿用150余年,比安阳殷墟还要早近300年。郑州商城遗址的布局由内至外分为宫城、内城和外城,是典型的三重城垣结构。在宫城范围内发现有宫城墙、密集的大型夯土台基、输水管道和祭祀遗址。内城近似长方形,面积约300万平方米,文化层堆积深厚,各类生活遗迹十分丰富。特别是周长达7公里的夯土城垣,高大雄伟,保留在地面以上的地段总长2586米,展示出商代城市的宏伟气势。

“这里主要展示的是郑州商代都城内城垣的修筑工艺,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从郑州商城内城墙提取的城墙夯土块和复原夯土层,每层厚达8厘米至10厘米。当时使用的是分层分段夯筑工艺版筑法。那边展现的是都城营建场景,劳动者中有取土的、伐木的,还再现了商王巡视的场景,可谓声势浩大。”站在一个模拟当年建设场景的展台前,讲解员魏爽生动讲述着当年的浩大场景。

“考古研究表明,郑州商代城池建于3600年前,遗址面积达到25平方公里,并且从文化层堆积看,历朝历代一直在使用它,3600年人脉不断,烟火不熄,直至今日。”阎铁成骄傲地告诉记者。

开创中国青铜文明首个高峰

3600年前,一个伟大的王朝从郑州这片黄土地上昂首起步,承载千古文明的浩浩气度,铸就青铜文明的灿烂华章。

郑州商城遗址包括内城垣遗址、外郭城垣遗址、宫殿区遗址、居住聚落遗址、墓葬区遗址、手工作坊遗址、窖藏坑等七种遗迹类型。

马玉鹏告诉记者,在这些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石器、陶器、铜器、玉器、骨器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其中青铜方鼎的出土尤为引人注目,原始瓷尊和罍、象牙觚等文物也让人惊叹不已。1962年,在郑州铭功路西侧的一座商代墓内,出土了一件完整的原始瓷尊。该瓷尊系高岭土作胎,坚硬细腻,腹部有蓝纹,表面和内上部均施有光亮晶莹的黄绿色釉,代表了当时陶瓷工艺的最高水平,可谓我国最早的原始瓷器。它将我国烧制瓷器的历史上溯到了3600多年前的商代。

让我们再把时光指针拨回到1974年9月,重温郑州商城第一个窖藏坑被发现时的场景:在商城西城墙外约300米的张寨南街杜岭土岗南段距地表约6米深处,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这个青铜器坑。发掘出三件青铜器,包括两个大方鼎和一个铜鬲。两鼎纹饰基本相同,口沿外折,沿上有两个对称的圆拱形双耳,斗形方腹,鼎腹外壁除中部为素面外,分别饰兽面纹和乳钉纹。出土时,东西并列,端正放置方向为北偏东20度,和商代宫殿的方向一致。由于西边的鼎较高,就把地面挖低一些,使两鼎口沿平齐;东面鼎内还有一件铜鬲。

1982年,考古工作者在郑州商城东南城角外侧(向阳回族食品厂内)又发现一座青铜器窖藏坑,坑内出土大方鼎、大圆鼎、扁足鼎、牛首尊、羊首罍、觚和提梁卣等13件青铜礼器。

“这个较高的兽面纹铜方鼎高100厘米,边长61厘米,重约86.4公斤,被称为杜岭一号方鼎,该文物现珍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这也是郑州商城首次发现的青铜器,它造型浑厚,气势磅礴,是目前所发现的商代前期最大的鼎。”在展厅现场,介绍着玻璃柜中的该鼎复制品,讲解员告诉记者。

据了解,在郑州商城内城垣外侧出土的三个青铜器窖藏坑,分别是1974年出土的张寨南街窖藏坑、1982年出土的郑州向阳回族食品厂窖藏坑和1996年出土的南顺城街窖藏坑,共出土商代早期青铜重器28件,反映了商代前期的礼制。

多位考古专家学者表示,这些青铜重器是商代前期青铜文明和青铜冶铸技术的集中体现,是郑州商城作为商代前期都城的重要证据,展现了郑州作为王都的崇高地位,堪称中国青铜文明的首个高峰。

蔚蓝晴空下,繁华市区里的商都古城墙

商都文化辉煌灿烂

“郑州商都文化是在继承夏代礼制等先进文化的基础上,融合商族文化发展形成。郑州商都文化是当时中国文明的核心,它的城市建设、城郭布局、青铜文化、祭祀占卜、文字书写、手工业和商业文化对周边文化、晚商殷墟文化和周文化以及之后的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谈起郑州商都文化的影响力,马玉鹏如数家珍。

“郑州商城出土的11字习刻字骨,意义重大。郑州商文明见证了汉字书写系统的形成。”马玉鹏告诉记者,在郑州商文明的基础上,安阳殷墟发现的晚商时期甲骨文、金文已经确立了相对成熟的文字形式和书写体例,并被周代继承。秦帝国“书同文”再次规范了文字书写。作为文化与制度的体现者和承载者,汉字系统连绵不断直至今。

郑州商文明还见证了中国传统城市规划制度的形成。继二里头文明之后,郑州商代都城代表的商文明在广域范围内首次确立了成熟的城市体系。以围院建筑为代表的宫室建筑形式,成为中国历代都城宫殿营造的典范,而中国传统城市的城郭之制也自此确立。

初夏时节,登上写满历史沧桑的商城遗址城墙放眼望去,你会对商城遗址这张古都郑州璀璨的历史名片有更深刻的理解。穿越历史云烟,古老城墙依然在叙说着往日故事,厚重黄土依然覆盖着千年威严,却又描绘着时代的新画卷,谱写着古都文化自信的新篇章。

“你看,儿子,城墙的纵剖面断面展示着各个时期的夯土层,从商代、战国,再到近代。”昨日,市民李刚带着10岁的儿子走进郑州商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深刻感受这座3600年古都的辉煌历史。

初夏的郑州商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绿树丛生、碧草如茵、小鸟啾啁,一派清幽静美景象。玄鸟广场、青铜之光广场、汉白玉文化墙、家训长廊、文化雕塑等分布其间,让人们在游玩中触摸商都历史,感知厚重文化。

据郑州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为全面做好郑州商代都城遗址保护利用,2017年以来,郑州市谋划启动了包含城墙本体修缮、城墙两侧环境整治、环城垣考古遗址公园、宫殿区遗址公园和商都遗址博物院建设在内的商都历史文化区综合建设工作。2021年12月19日,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和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博物馆试开馆,吸引众多市民前来参观。针对试运营期间收集的反馈意见和建议,该博物院及博物馆目前正在进行设施、布展提升完善。

“郑州商城遗址发现近70年来,通过大量考古发掘,发现了规模宏大的夯土城墙、宫殿建筑、祭祀场所以及居住遗址、作坊遗址等,出土了数以万计的青铜器、玉器、陶器、石器、原始瓷器等大量珍贵的文化遗物。这些考古发现集中反映了我国商代前期青铜文明的发展水平,具有重大的历史文化价值。”谈起郑州商城遗址的历史文化“含金量”,北京大学教授、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如是说。

城市是历史的记忆,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巍巍商都,熠熠生辉;厚重历史,绽放华彩。在灿烂的商文化浸润过的这片黄土地上,商都郑州正在续写着新的传奇!

本报记者 成燕 文 李焱 图

来源:郑州日报

编辑:王静田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资讯,点击下载<<郑州日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