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之妙》——贾长华
2021-02-22 浏览量:

时间如梭,光阴似箭。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退休多年了。那是2013年5月,正值我63岁之际,办理了退休手续,从此过上退休生活。

我退休之后,除了休闲以外,大致要做3件事情,一是参加一些社会工作和社会活动,二是撰写一些文章和书籍,三是不定时地练习书法。由此,给我带来这般感受:参加社会工作和社会活动,常让身心疲惫;撰写文章和书籍,常让头脑发胀;练习书法,却倍觉神清气爽。

我在退休的当年,就参加了一所老年大学的书法班,开始练习书法。期间,我临摹了张猛龙的“魏碑”,临摹了颜真卿的“颜体”,临摹了王羲之的《圣教序》片断,还临摹了赵孟頫的《胆巴碑》《洛神赋》……我要强调的是,由于各种原因,我未能做到天天坚持练习,只是断断续续地练习,虽然逐渐有所提高,但总的来说长劲不大,水平还很低。

即便这样,我依然尝到练习书法的甜头,就是每逢写完字后,不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感到非常惬意,有着一种无以名状的快感。

如今,我已进入古稀之年——70多岁了。按照一般的“常理”我对所干的事情开始要做“减法”,但唯独对于练习书法反而在做“加法”。

我练习书法的积极性比以往更高了,次数也多了起来。

image.png

我在退休前的工作很忙很累,过着快节奏生活,没有功夫、也没有心情,埋下头来练习书法。

我在退休后萌生练习书法的念头,缘于青年时代对著名书画家王学仲的一次采访。1985年11月,距今45年了,我作为一名年轻记者,在天津大学教工宿舍楼对著名书画家王学仲进行了长时间采访,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

王学仲是多才多艺的大家,其中的书法功底也很深厚,诸体皆善,尤以行草书见长,堪称豪放雄健。他一见到我,并未就书法而谈书法,竟然首先发出这样的感慨:从古至今,远的不说,只说当代,因勤于书法而享得长寿的人,实在数不胜数。在当代书法家中,就有遐迩闻名的“南仙北佛”。“南仙”——上海的苏局仙,已经年逾百岁,依然耳聪目明,腰腿灵便;“北佛”——北京的孙墨佛,也已经100多岁,尽管须发皆白,依然思路清晰,腰挺背直。

当年,王学仲的身体也很健康啊!

他已年过花甲之年,依然承担着十分繁重的工作,又是写字作画,又是写诗写书、又是带研究生,又是国内外讲学……让他忙得不可开交,经常夜以继日地工作,从早一直忙到晚,甚至忙到深更半夜。

然而,他的身体却很健康,一头黑发像被染过一样,两只眼睛格外有神,脸上的条条皱纹隐隐地显现,只有细看才能察觉……这一幅“尊容”与他的年龄很不相配,他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精力。

王学仲认为,他的身体主要受益于写字和作画——因其有着与练气功时抛却杂念而“入静”的绝妙作用。在谈到写字的感受时,他做了这样一番描述:每逢手握毛笔写字,精神就立刻高度集中起来,呼吸变得均匀、平缓,仿佛进入了气功的“入静”状态,一切杂念都不复存在,脑海里只有苍劲有力的字体……此刻,已经完全忘掉了“自我”,不仅没有丝毫的疲劳感,而且充满了舒适感,甚至在冬天不觉得冷,夏天不觉得热,处于一种妙不可言的陶醉之中。

采访王学仲之后,我又产生了采访百岁书法家孙墨佛的强烈愿望,并在1986年初夏实现了这一愿望……

孙墨佛当时已经103岁了,让我特别吃惊的是,他的身体依然显得健康:身材又高又大,面容很慈善,令人感到分外亲切;眉毛和头发已经发白,脸上皱纹似横,但精神蛮好,步履稳重;说起话来,嗓音清亮,讲得头头是道……

他认为,自己的长寿虽有很多因素,但主要得益于多年如一日地研习书法。

在青少年时代,他就把书法当作除体育课外的一种“运动”,感到练字就是练身,总是乐此不疲。进入中年之后,他不论从政于官场还是研读于书房,从来也不会停止写字,居然将写字视为唯一的“运动”。

到了古稀之年,他依然做到持之以恒。他晚上8点准时上床就寝,但转天总要凌晨起床,开始挥毫写字,一口气写到6点多钟,再洗漱和吃早点;上午仍抽出一定的时间,继续进行书写;午餐过后,要睡一两小时,再做一些其他事情。

他经常对人们:“写字全身都用力,悬腕提笔时手、腕、臂都用力,脚踩地时脚掌心也用力,这其实也是一种‘运动’。”

他还经常向人们谈到这样的感受:“写字时,万念俱息,心平气和,所面对的唯有笔、砚、纸和一行字,欣欣然而不觉精神愉悦,周身舒畅,当然也就受益匪浅!”

image.png

《洛神赋》部分节选

书法为何能够促进健康、让人长寿?

医生是这样讲的:大量科学研究资料表明,不同的情绪状态,可以对人的身体产生差别甚殊的影响。不愉快的情绪状态,能引起大脑皮层机能的紊乱,导致身体内部器官出现一些列异常反应,时间一长,就往往会引起多种疾病发生,或者使原有疾病加重。《皇帝内经》曾指出,“怒伤肝”“忧伤脾”“悲伤肺”“恐伤心”等,就是提醒人们要警惕不愉快情绪状态所带来的各种危害。

医生还特别指出:人们在周身放松、呼吸自然的前提下,凝神定意地进行某种专一的意志活动,克服东想西想、心神不定的情形,抛弃大脑中的种种杂念,促使紊乱的大脑皮层机能得到调整,就会进入平和、良好的情绪状态。而一旦进入平和、良好的情绪状态,就能“净化”大脑皮层的干扰因素,纠正身体内部器官具有潜在破坏作用的异常反应,使其机能得到进一步调节。

可以想见,书法家在专心写字之际,所有的一切杂念都悄悄消失了,所做的只有全身贯注地写字、这正是让他们进入了平和、良好的情绪状态……

由此,他们怎能不健康、怎能不长寿?

书法之妙,妙在如此!

微信图片_20210212225558.png


编辑:李雅薇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